心情短文短文

怀念我的乳名 (散文)

短文词典 duanwen.cidiancn.com

阅读: 459

怀念我的乳名(散文)

蒋东新

我常常怀念我的乳名,不为别的,只为一份浓浓的乡情。

小时候我长在农村,在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,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乳名,什么狗仔、二猫、酸枣、芹菜,抑或石蛋、土豆、矮子、小草什么的,更多时候喜欢拿名字中的一个字重叠着叫,男孩子喜欢叫军军、兵兵、亮亮、胖胖,女孩子更多的时候叫丫头,只要喊起来顺。父母随便指派一个,便成了孩子的代号。据说,名儿越贱,孩子就越能消灾避祸,带猫带狗一样好带。

我的名字是两个地名的组合,当时我的父亲在新田县,母亲在东安县,父母便给我取了一个较为拗口的名字叫“东新”,为了与弟弟的名字“东明”相区别,我的乳名就叫“东东”,弟弟呢自然就叫“明明”了。

“东东”这个乳名说土不土,说雅不雅,它一直伴着我在故乡的田边地角生长,伴我在村里的小学读书习字,从小学、初中直到高中。每每听到家乡父老乡亲亲切地叫我“东东”时,便会平生出几分亲切来。后来上大学了,没有人叫我乳名了,从此我与“东东”逐渐陌生起来,只是偶尔收到父亲的信,称我一声“东东”,才知我还有这样一个清晰的名字,禁不住心头一阵暖热,眼睛一片潮湿。久违的乳名唤起我对家乡一草一木的深情眷恋,使我无比想念我儿时的伙伴和家乡父老,让我追忆在炊烟袅袅的故乡度过的那一段欢乐明净的岁月。父亲的信虽然简短,但那亲亲的乳名叫一声就足以让我泪流满面。

后来参加了工作,混迹于社会和生活,每天面对灯红酒绿,追逐虚伪和奉承,今天这个部长、明天某个局长,后天又是某某科长,逐渐迷失了自己,我也多了几分矫情和伪装,感觉上就如同装在套子里的人。我极想回归到一种自然的心境里去,在一声声乳名的呼唤中,暂时逃避如烟的红尘和喧嚣的俗事。

在城里常遇见与我儿时一块长大的伙伴石头,他现在是坐拥千万某公司的老总,叱咤风云,呼风唤雨,手下数百上千员工,什么大款、老板、委员、总裁、董事长的头衔一大摞,每每相遇,他必邀我喝几杯,我从不称呼他的职务,一如儿时叫他石头,而他每次喝了几大杯后总是粗言粗语地吼道:“日她娘的,我就是喜欢你小子叫我石头,听起来怪亲切的,就像见到我娘老子一样。”而他每次都喝得涕泪直流,醉在自己的乳名中。

我常常怀念我的乳名,因为那是一种浓郁的乡情,那是一种纯洁的思念,那是一种美丽的情结。在故乡的小溪里、丛林里、灿烂的阳光里,我的乳名从乡亲们的口中亲昵地喊出来,是那么响亮、那么动人、那么悦耳,给这座喧嚣的城市似乎添上了一缕明丽的清风。

标签 : 心情短文短文 作者:转 01-20

分享短文给亲友.

下一篇:午夜缠绵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为自己的手机买份“保险”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手机词典

扫一扫查看 词典手机版

www.SHCD.me

友情赞助

shcd.me

短文

地图

顶部